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30224  

Run for a reason.
究竟是為了甚麽才跑?
一邊跑我一邊想,但血液都往雙腿處湧去,一時之間記不起已有的答案。
是為了好玩?
是為了湊熱鬧?
是為了看女孩?
唔,前方的uni gal 看似很漂亮。
但......以上通通好像都不是。
望著前方寫有「5 km 半馬拉松」的牌,
與其又去想一個已有答案的問題,
倒不如專心完成餘下的16公里。

報名前,21公里在沒參加過長跑的我眼中只是一很短的距離 -- 210個100米就是了
才50多個圈,正如Mr. Osborne 所說,"even a monkey can do it!"。
42公里的馬拉松才該是男子漢的舞台!
朋友說,連10km 也未參加過的小弟,一下子就參加馬拉松,會死的。
小弟則豪情壯志的說,「有jj 的人就該跑馬拉松,半馬拉松就是只有半條jj 的人才跑的!」
「那10k 呢?」
「沒jj 的人才參加的!」
所以原本是想報名參加馬拉松的,但在朋友力勸下才唯有參加半馬拉松。
收到確認信的一刻,在腦海中已擬定了初步的練習計劃。
只要不用evening shift 的日子,我就去練習跑步!
不過,世界上很多事情總是easier said than done。
練習計劃,到1月才正式開始。
(每一次的練習,小弟也練習至運動場關燈關門才罷休!)
在準備的日子中,出了很多意外。
意外,就是意料之外。
其中很久的病了一場,加上病癒後卻弄傷了腳,
絕對是out of the frying pan, into the fire。
驀然回首,原來小弟只練習了令人情何以堪的6次。
這6次練習,最長的一次小弟跑了35分鐘6公里(就是這次練習時弄傷了腳)。
屈指一算,6次練習加起來小弟跑了20公里也沒有。
21公里,逐漸的沒當初所想的輕易
離比賽的日子愈來愈近,愈來愈擔心完成不了賽事。
畢竟,小弟已不再是當年背着full gear 攝影器材跑Steps 衝Drive 的我了,
而是發福很多了。
或者,連10k 也未跑過的小弟,真不該一下子就參加半馬,小弟賽前的一星期間突然這樣想。

望著前方寫有「7 km 半馬拉松」的牌,
其實小弟已超額完成了嘛,
7公里可是小弟從未完成過的距離、是小弟的record 了嘛。
究竟是為了甚麽繼續跑下去?

腦海中浮現的是在費城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前面的一排階梯。
這排階梯和其他的博物館前面的階梯級有分別,但它有名字 -- Rocky Steps。
在電影"Rocky" 系列裡,Rocky 曾四度踏上它,邊跑邊跳,並雙臂舉起高舉勝利手勢。
Rocky Steps,"Gonna Fly Now" 的旋律就會隨之而播起。
想像著衝過終點的一刻,模仿著Rocky 舉起雙臂......
電影"Rocky" 的一張劇照,caption 是"every champion was once a contender that refused to give up."。
我...... 要扮Rocky!
只要完成全程,才能夠這樣做;
只有完成全程,才可以這樣做。

跑著跑著跑著,終於進入西區海底隧道。
「14 km 半馬拉松」。
看著前方上斜的路段,真令人洩氣。
累,真的很累,累得令人覺得跑不下去了。
這時不其然想起「如何在水上跑步」的技巧。
如何在水上跑步?
小弟經常說,在水上跑步,很簡單 -- 
只要在左腳陷入水中之前,拔出右腳;
再在右腳陷入水中之前,拔出左腳向前狂奔就行了。
現在只要小弟在左腳停下之前,拔出右腳,再在右腳停下之前,拔出左腳向前狂奔就行了。
只要不停下來、一路慢慢的向前跑,
一定能到達終點的。
Run for a reason.
究竟是為了甚麽才跑?
現在一切一切也不再重要,
總之把21km 完成就是了。

原本以為已不會再痛的右腳又開始痛了。
賽事舉行前一星期的一次練習中弄傷了腳,故賽事舉行前的數天也沒練習過。
見鬼,連走路也痛得一拐一拐,更何況跑步?
有miss 問小弟是否弄傷了腿 -- 是啊,但總不能如實透露是練習時弄傷了腳。
因為,這原因太不男子漢了。
那時的小弟,只pray 著於賽事舉行前右腳能回復正常。
但在離比賽的日子愈來愈近,小弟忽然有退出的念頭。
小弟不其然想起70年代時任美國總統John F. Kennedy 在與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 時任加拿大首相Lester B. Pearson 的交談中,提及打得如日中天的越戰。

Lester B. Pearson: Get out.

John F. Kennedy:  That's a stupid answer.  Everyone knows that. The question is "how do we get out?"

沒錯,"how do I get out?"
腳傷就跑不了啦~
劉翔在2012倫敦奧運會不也是有過類似情況嗎?
右腳受傷的劉翔在跨越第一個欄時就絆倒,因意外無緣爭奪冠軍。
劉翔堅持用單腳跳到終點,並默默親吻賽道上的最後一個欄,用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倫敦奧運之旅。
小弟有想過,起跑後就親吻一下賽道,就拐回起點退出比賽。
畢竟,這是小弟人生中的第一次半馬拉松。
而這亦是小弟對比賽的尊重。
這樣的結束自己的半馬拉松,也並非不男子漢啊。
只不過 -- 賽事舉行前兩天,腳開始好了。
這樣就沒原因不跑了。
看了看手上的電話,已不停的跑了兩個小時。
其實自覺有點兒犯賤。
"You see a pile of shit in front of you. 
You know it's a pile of shit but you still stick your fingers into it and shove a pile load into your mouth.
So called 「犯賤」。"
從朋友處看到的definition,簡單易明。
恰恰好用來形容小弟的處境。
如果小弟不參賽的話,這周末本是誘人的double day off!(在家中「吊吊fing」也好!)
「16 km 半馬拉松」,原本以為已不會再痛的右腳又開始痛了。
但小弟知道,小弟不能夠停下。
Run for a reason.
究竟是為了甚麽才跑?
為了不把之前努力白費,小弟知道,小弟不能夠停下。
還有5km,頂硬上也只能撐下去、撐下去。

最後的數公里,算是故地重遊。
當年跟著Photog chairman 第一次影10k、
到自己成了Photog chairman 後第一次領隊影10k、
grad 了後幫朋友影10k......
原來已8年了。
時間過得很快,真的很快。
猶記得當年在尖沙咀影起步後趕到灣仔繼續影的日子。
背著大堆的攝影器材在地鐵站奔跑、途人的側目......
那就是我們的「馬拉松」!
辛苦,但奈人尋味。
這下子小弟明白,賽道並不屬於小弟 -- 賽道的兩旁才該是小弟的舞台。
對,賽道的兩旁一直都是小弟的舞台。
由timekeeper,到photographer,再到cheering,賽道的兩旁才該是小弟待的地方

轉入大直路,終於到達市區了。
來到這裏,就更不能慢下來、停下來了。
除了終點在望外,
更重要的是,
到達市區後賽道的兩旁也擠滿了圍觀的人!
若給人看到跑不動這令人情何以堪的一幕......
所以,就算是連左腳大腿也開始痛,亦得拚盡男子漢的熱血咬緊牙根衝下去!!
It's a long road to freedom, 
A winding steep and high, 
But when you walk in love 
With the wind on your wing 
And cover the earth 
with the songs you sing 
The miles fly by. 

跑過終點的一刻,
並沒有如想好的模仿著Rocky 雙臂舉起高舉勝利手勢。
緩緩地減速下來,拿著水慢慢喝下。
看著電話上記錄了剛才跑的路線圖,
感覺很不真實。
21公里,就是這樣了。
Run for a reason.
究竟是為了甚麽才跑?
驀然回首,根本沒甚麼特別理由。
其實,世界上很多事情也不需要理由。
充其量只是一時意氣風發誇下海口的參加了比賽,為了貫徹始終貫徹信念至不得不跑下去了罷。
不過,細心想想,in some way,這不已是最noble 的cause 了嗎?

 

I have fought a good fight;
I have finished the race;
I have kept the faith.

 20130224 11:53,
Mission Accomplished.

Picture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跑步)